城市:北京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说吧 > 正文

[设计师说]不想当总理的球迷不是好设计师

一猫汽车网 2016-04-21 06:13:00 作者:韦波

        其实我上一次采访汽车设计师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之前面对面采访几位汽车设计师的时候,他们给我的感觉其实多少有些不善言辞,衣着讲究,说话深思熟虑,并且从他们眼睛里总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世界。所以说当约访观致汽车副总裁何歌特(Gert Volker Hildebrand)的时候,我总觉得这是一次颇具难度的采访——尤其采访对象还是一位国际上的知名大牌设计师。结果有人却告诉我说,其实何歌特本人绝对算得上是个话匣子,和他第一次见面时千万别犯傻,如果你第一句话是小学英语课本上的“What’s your Name”,那么他绝对会用半小时的时间把自己祖宗十八代的辉煌告诉你,而且说话还不带标点的……


       在观致公司会议室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何歌特先生才姗姗来迟,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喋喋不休地告诉我说,其实德国人是很守时的,之所以来晚,乃是因为计划不如变化快,工作太忙脱不开身的缘故……其实对于这样的解释理由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另一个方面也似乎印证一个问题,那就是千万别问“What’s your name”……


       为了缓解一下何歌特先生因为迟到以至于脸上挂着的尴尬,我试图从德国人感兴趣的足球找一些轻松的话题。果然不出所料,何歌特先生的兴致瞬间高涨,他不但告诉我他年轻时曾经作为足球运动员在德国地区性的业余联赛效力过,并且还告诉我说其实他的强项是摔跤和铅球……


       不等他用孔乙己般的语气反问我“你知道铅球有几种扔法吗”,我赶紧问他,现在支持哪一只球队?不料他说出了杜塞尔多夫(德乙)、弗莱堡(德乙)、多特蒙德(德甲)等一连串德国足球俱乐部的名字,令我措手不及——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德国球迷对于俱乐部是由很强烈的忠诚度的,如此这般“脚踏几条船”的情况实属罕见。


       于是我硬着头皮继续问这么多球队最喜欢哪一支,结果他的回答却是“谁赢球我就支持谁”,一股“足球无赖”的感觉瞬间扑面而来!于是我继续调侃,之前西甲的巴萨号称天下无敌宇宙队,您老怎么看?


       老爷子大手一挥:“拉倒吧!我在巴塞罗那工作过,但是我不喜欢巴萨,我只支持德国的球队——现在我最喜欢的就是拜仁慕尼黑……再说了,巴萨连今年欧冠半决赛都没进。”


       于是乎,下午茶话题结束,我开始放大招——“既然您的哲学是选择赢家,那么为何要来观致汽车公司,观致目前面临的挑战依然严峻,我觉得您选择大众或者丰田这样的老牌成熟车企才符合您的这一逻辑。”


       原本我以为这个问题至少会让老爷子瞬间懵圈10秒,没想到他连想都没想就接招了:“那么这就要看你如何来定义‘赢’这个字的标准了。这样吧,我们还是说说足球……德国队曾经拿到过四次世界杯冠军,但我觉得只有1990年的那一次相对轻松一些,其它三次都不轻松——尤其是1954年的那一次。之前我们在小组赛中以3:8输给了当时强大的匈牙利队,后来我们在决赛中又遭遇了匈牙利,开场不久匈牙利人就取得2:0的领先,正当全世界球迷都认为我们又将遭遇一场屠杀之时,我们却完成了最终3:2的逆转,后来这件事被拍成一个电影,叫《伯尔尼的奇迹》。1974年我们在决赛中遭遇克鲁伊夫的荷兰队,开场后我们连球都没碰到,就被克鲁伊夫制造了一个点球,后来我们连入两球逆转夺冠。2014年的巴西世界杯,我们一直坚持到加时赛才打入一球绝杀梅西领衔的阿根廷队……所以你必须等到比赛结束之后才能看清谁是赢家,对观致而言,比赛尚未结束;对我而言,《伯尔尼的奇迹》这样的胜利或许更有纪念价值,或许更令人回味,如果一上场就大杀四方,这样的比赛就太无趣了。我喜欢挑战,确切地说我喜欢在挑战的环境下赢得比赛。”


       “一个企业其实就本质上看和足球队没什么不同,比赛的时候会遭遇挫败,会摔倒,会受伤,也会遭遇其它俱乐部的竞争。没错,我是喜欢赢家,但是这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必须奋斗到比赛最后一秒钟!这样的赢家才有被选择钟爱的意义。我知道观致目前面临一些问题——如果没有难度的话,所有人都可以来造车卖车了。苹果公司8年前就准备造车,结果到现在依然只是处于研发阶段。而我们也是在8年前打造了一个团队,现在我们有自己的车企,还有工厂,并已经设计了五款车型,并且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家拿到过E-NCAP五星安全评价的中国品牌,这在我看来已经是很成功了。此外,外界尤其是媒体对于观致一开始的期望就非常高,当然这和观致之前自己的定位和宣传也有关系,以致于外界觉得中国车市如何如何,观致至少应该如何如何。还是那句话,比赛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时间。”


       不得不说,这是我接触观致这么多年来,所听到过的最佳“答记者问”——就算是“久经历练”的观致汽车公关部,也很少能有这么漂亮的回答。那一刻,我甚至感觉到贝肯鲍尔和卡恩附身在这个德国老头身上,德国人的坚毅和坚持这一刻在何歌特身上展现无遗。


       下一个问题:“撇开足球的话题,能不能谈谈您在观致公司工作的这段时间,设计团队的中国同事和您之前团队中的德国同事有什么样的差别?” 


       “其实差别并不是很大。如果非要说差别的话,我觉得那就是团队中的中国同事普遍更年轻一些,这是因为中国汽车设计领域起步较晚所造成的。而欧洲车企由于历史悠久,因此设计团队中有很多老头老太太,团队中的年龄跨度也更大。中国年轻设计师的响应非常快速,做任何事情都很有冲劲,也非常乐于去学习。我认为这正是年龄的优势,有的时候老设计师工作很多年才总结出来的经验,只要和他们一说,他们就马上明白了,这么一来他们就等同于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成长,这个成长速度是相当惊人的,连我都很嫉妒,有的时候甚至让我觉得很不公平……”说到这里,老爷子笑了。


       “那么在消费者这个层面,您觉得中国和欧美又有什么不同呢?”


       “德国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有不限速高速公路的国家,所以德国消费者对于动力和速度是非常看重的;美国因为地域广大,美国家庭对车辆的载货能力以及越野通过性有一定要求,因此皮卡在美国很有市场;俄罗斯因为冬季降雪的原因,四驱轿车更好卖……相比之下,中国是一个全新的市场,几乎所有的汽车品牌都云集此处,竞争非常激烈。在美国市场,大众卖得不好;在欧洲市场,丰田卖得不好;在日本市场,美系车卖得不好……但是这种情况在中国不存在,无论是美系、德系还是日系车,在中国的销量都非常大,这就导致了中国消费者很难形成品牌忠诚度。在德国,爸爸开大众车,儿子基本上也会选择大众车。如果在中国,你今天开福特,不代表你儿子也会选择福特。对于车企而言,获取一个新客户的成本比维持一个客户忠诚度的成本要贵7倍,这就意味着车企如果想在中国生存,必须付出更多的公关和宣传成本。相对而言,中国消费者和中国媒体对于汽车的兴趣更高,汽车对于很多中国消费者而言其实并非生活必需品。而德国消费者对于汽车的态度就相对成熟很多,因为有堵车,有消费税和排量税,有各种法律法规的制约,再加上整个社会对汽车已经非常熟悉,汽车在德国人面前已经丧失了新鲜感,比如说我儿子就觉得有没有汽车其实没什么,大部分时间可以借助公共交通,实在需要的话可以去租车。但是,一旦拥有自己的汽车,德国车主往往都会在汽车上寄托自己的感情,在德国一辆车开几十年,甚至传给儿子孙子的情况比比皆是,但是中国消费者基本上不会在汽车上寄托自己的感情,一辆车开几年,然后再换辆新车,这种行为在中国十分普遍,再加上中国法律法规对于老爷车的报废里程以及排放限制,想在中国形成老爷车文化其实是很难的事情。”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颇为吃惊,因为我没有想到何歌特先生对于中国消费者的理解会这么透彻。不过对于我的恭维,何歌特先生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兴奋或得意,按照他的说法,那就是你了解今天的消费者,不等于了解未来的消费者,而汽车设计师最难做到的事情就是在未来的消费者出现之前,设计出满足未来消费者需求的车型。上世纪70年代以前,大众公司一款甲壳虫就能满足大部分消费者的的需求,而现在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每一个消费者都有自己不同的选择,比如有的是父母为子女买车,有的人是因为品牌买车,有的人是因为买不起保时捷而去买一辆MINI,还有的消费者之所以选择某款车仅仅是因为自己所钟爱的明星开的也是同款车。


       老爷子指着窗外的高楼大厦说:“没有任何东西是永恒的,汽车设计也如此,一款好的设计可以成为经典,但不能成就永恒,比如说门口的街道,这些大楼,街上这些汽车,都会消失。比如我最早作品是1985年的欧宝Kadett E,现在已经停产不卖了,我的儿子将来也会买新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产品,而不是他爸爸设计出来的产品。自然界中的生命老的死去,新的出来,设计的生命同样如此。如果说一个汽车设计师的作品能符合大部分汽车消费者的需求,这一定是在做梦。在我看来,如果一款作品能满足一部分消费者的需求,这个设计师就已经算是很成功了。”


       “在您的设计生涯中,您认为设计难度最大的作品是那一款车?”


       对于这个问题,老爷子的回答很简单——“Next(下一个)”。他补充道:“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款车是什么样子,消费者喜欢什么样的车,你需要去揣摩理解设计要求,这一点对于设计师来说是最头疼的。我设计第一款车的时候还是个学生,那个时候就觉得特别好玩,干起来也最容易,也最有成就感,但是现在看来,不过是因为这一款车离现在最久远,所以你只记得他能带给你成就感的快乐的那一部分,就像你们记者写新闻报道,我相信你也会觉得下一篇稿子最难写。”


       “我认为只要是在路上跑的车,就说明有人买,就说明这款车有自己的市场,就说明有人喜欢它,因此也就谈不上‘差’。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如果说别人的设计特别丑,这本身就是很无礼的。在竞争如此激烈的中国市场上,一款车的存在就是其成功的理由。例如专门为中国市场设计的大众朗逸就很受欢迎,不过这款车如果进入美国市场,其销量如何我就不好说了,所以说评价一辆车的设计好不好,是不能脱离市场来单独谈设计的。在中国市场上,我没法告诉你哪款车设计最差,但是我可以分享一些我认为设计得不错的车型,例如凯迪拉克目前在设计上就做得非常不错。不过如果要我选的话,我还是会选择观致5或者MINI Countryman,我对这两款车都是相当满意的,完全达到了我之前设定的设计要求。我觉得一款车要想让市场满意,首先设计师自己要满意,这是汽车设计师的基本准则之一。”


       “俗话说人比人该死,货比货该扔,您看看我的同龄人现在都当总统了……”没等我话说完,老爷子眼睛一瞪:“谁啊?”我答了一句:“金正恩……”老爷子扬扬眉毛,喉咙里哼哼了一声,表示不置可否,于是我接着说下去:“……再看看您的同龄人,彼得•希瑞尔,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与您同年出生,之前也是设计总监,现在都当上起亚总裁了。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假设陈安宁博士让您出任观致总裁,您愿意接手吗?”


       老爷子眼睛一亮,大手一摊:“哈哈,没问题!其实我还想当中国国家主席呢……”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挥挥手:“中国国家主席就算了,毕竟我不是中国人。不过我觉得我如果接替默克尔(德国总理)的话,还是有能力干好她这份工作的……你难道不知道吗?在德国,几乎每一个球迷都觉得自己是国家队主教练的最佳人选,几乎每一个公民都认为自己能当总理,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汽车设计师!”


       “您是不是想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补充道。


       老爷子大手一挥:“不,不,我们德国人不是这么说的……”紧接着,他憋了有半分钟,冒出一句:“不想当总理的球迷不是好的汽车设计师……是的,就是这么说的,不信你可以找个德国人来问问看!”


       我指了指会议室外的几个金发碧眼大个洋人:“他们是德国人吗?”


       老爷子乐了,用食指拼命指自己:“我呀,我就是个德国人,你可以问我……”于是我才明白,老爷子是在说单口相声呢!


       采访结束的时候,老爷子执意要送我到停车场,原本以为这是出于热情的礼貌,到了停车场上我才明白,一辆观致5 SUV停在那里,老爷子是想亲自炫耀一下他的得意之作。从尾灯的造型看,我觉得观致5 SUV更像是一辆英国车,于是询问何歌特先生在设计这款车的时候是否有意加入一些英式设计元素。


       老爷子连连摇头:“不,不,其实我们并不是有意识将英式设计元素整合到观致5的设计当中,其实在我看来,英国的SUV比较方方正正,例如路虎揽胜或捷豹F-PACE,而德国的车型比如说奥迪的Q5和保时捷Macan,比较有肌肉线条感。很显然,带有轿跑设计因素的观致5属于后者,如果您非要用观致5 SUV去和其它SUV进行类比的话,我认为观致5 SUV的一些细节设计更像是保时捷而不是路虎。在我看来,观致5 SUV的外观设计绝对符合全球化的审美标准。”


       正当老爷子说得神采飞扬手舞足蹈的时候,我突然以质问的口气问了一个原本不期待答案的问题:“您设计的下一款车是什么车?”


       老爷子大嘴一咧:“观致7,大6座超豪华MPV……”不过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老爷子嘴角扬起一丝狡黠的笑容。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谁知道呢?


评论(0)
上一篇 手机互联+车联网改善用车体验
下一篇 大举投放新能源车 吉利2018年新车规划

[设计师说]不想当总理的球迷不是好设计师

一猫汽车网 2016-04-21 06:13:00 支持 键翻阅图片
版权所有:北京一猫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400-825-2368  © 2017 www.emao.com 京ICP证150082号 京ICP备14010468号 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