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北京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说吧 > 正文

一颗红枣“售价”近千元 上海驾考乱象调查

2015-01-04 15:40:00

       自从驾考改革之后,上海驾考的通过率直线下降。有人认为考试从严可以提升司机的驾驶素质。情况真的如想象般乐观吗?猫叔亲临考场,发现背后仍有猫腻,只是手段更加隐蔽。



 

       进行采访之前,猫叔在网上搜索“上海 驾校 塞钱”这一组关键字,其搜索出来的答案令人触目惊心,其中一条于2014年11月14日发在某著名汽车论坛的网帖中,网友声称教练要求“每人交800(元)给教练”,教练会用这笔钱贿赂监考警察,而一些回帖者则表示,“现在监考很严的,全程录音监控,考官不敢拿你的东西的”……




       为了弄清楚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日前,猫叔来到位于上海市奉贤区海湾镇海兴路518号的上海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中心,以“学员”的身份进入“机动车驾驶人科目三第一考试点”进行暗访。


天价“红枣”,一颗近千元



 

       在暗访前,一位曾经就职于上海某驾校的人士向一猫君透露,驾校教练向学员索贿其实是行业内的潜规则,而某些考点的考官对此也是心知肚明。



 
       对于这种说法,一猫君不敢妄下论断,正如文章开篇所引用的某网友的话——“现在监考很严的,全程录音监控,考官不敢拿你的东西的”。但如果驾校爆料人士提供的信息属实,存在的可能性为:


       A、驾校教练借口行贿考官,中饱私囊,而考官其实并不知情。


       B、驾校教练收钱行贿考官,不管实际行贿金额多少,但考官是知情的。

       如此一来我们的工作就简单了,我们只需要验证两件事情:


       A、驾校教练到底有无向学员索贿的行为? 


       B、考官对此到底是否知情?



       据爆料的内部人士称,每次路考前一两个小时,教练才会告知“接头暗号”;学员在坐上考试车辆的驾驶座按指纹的时候,只需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考官出示“接头暗号”,考官就心知肚明。一开始我们猜测的“暗号”可能是一种手势,但这种可能很快就被推论否定掉。

 

       例如A和B两名学员凑钱,由A学员交给教练,等到考试当天,教练告知A学员具体暗号,然后A学员再告知B学员,如此一来,两人各自只用出一半的钱就能“摆平”考官。如果行贿真的存在,那么无论是教练还是考官都不会允许这样的小聪明出现。



 

       于是猫叔推测,暗号应该是一种实物,而且是一种体积不大易于藏匿在身上的实物。一般而言教练会在考试前才将这个暗号实物交给学员,由于时间紧迫,A学员就算告知B学员暗号实物是什么,B学员也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件物事。如此就能保证只有交了钱的学员才能获知暗号。



 

       找出这个实物是这次暗访的关键所在。猫叔在夹杂在一群等待考试的学员中,多次无厘头地听到“红枣”这个词;两个学员的低声谈话更是引起猫叔注意——其中一个说:“等考完了我就吃掉它”。另一个则开玩笑地说:“这么贵一颗,还是拿回家供起来吧!”


       于是我们初步断定,猫腻可能就在“红枣”上。接下来我们采用了一个非常规的“诈术”来印证自己的猜测——让另一位记者跑到一群学员中间,故作焦急,低声问道:“教练在哪里?我来晚了,还没拿到红枣……”于是就有学员热心地告知其教练所在的地方。等到使用“诈术”的编辑匆匆跑开后,猫叔继续“潜伏”,并打探了贿赂的行情:一颗红枣的“价格”分别从700元到1100元不等,考试按指纹时将红枣展示给考官,就表示已经“交过钱了”。


       接下来,猫叔又假装自己没有考过,和一位已经考过的学员攀谈。由于猫叔 “潜伏”的时候就和此君打过照面,因此他对猫叔的“学员”身份没有怀疑。猫叔告诉他,自己没有考过的原因是在将红枣拿出来出示给考官看的时候,不慎将红枣弄掉到座椅下找不到了,由于自己是第一个考试,因此没有时间寻找。对方在替猫叔表示惋惜的同时则表示,他在进入驾驶室按指纹之前就已经把枣子攥在左手里了,右手按指纹的同时就松开左手掌心让考官看到红枣……





       猫叔当天在考场一直待到夜考全部结束。在暗访过程中,猫叔发现考试的通过率在60%-90%左右。而猫叔暗访的多名没有考过的学员,均表示没有给教练塞红包,且并不知道有关“红枣”的猫腻。


驾校教练素质堪忧



 

       鉴于中国司机的整体驾驶素质口碑不是太好,因此猫叔对驾考改革后驾校教练的素质是否有所提升报以强烈的兴趣。



 

       在整个观察过程中,猫叔只看到一位坐在朝阳驾校黑色桑塔纳教练车副驾驶座上的教练,是按照规定系上安全带的。而其余的驾校教练,无论是坐在副驾驶上指导学生练车时,或是自己亲自驾驶车辆,均不系安全带。




       当天路考时间定在下午,猫叔先在某处驾校车辆频繁通过的某路段进行观察。本着“临时抱佛脚”的心态,这个时间也是学员集中上路练车熟悉路线的时间,因此路上的教练车往来络绎不绝。




       我们认为,上述行为无疑会给学员带来不佳影响,会让学员在潜意识上认为,教练不系安全带是因为他是老司机,等到自己驾驶技术熟练,成为老司机之后,也可以像驾校教练那样不用系安全带。




       而在考察过程中,猫叔发现,所有学员在驾驶车辆的时候,都会系上安全带;但是当换成教练驾驶,学员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时候,系安全带者寥寥。




       对于这样的现象,猫叔只能用“无语”两个字来形容——因为你是教练,因为你是在为人师表!学员可以无知,但是教练不可以无耻!在观察过程中,一位驾校教练甚至将车辆停在不允许停车的小桥上,饶有兴趣地下车去看桥上垂钓者的“战果”,将一车学员弃在车上于不顾。



 

       数分钟后,该教练才上车驶离。我们的镜头恰好拍该教练的之一行为。


       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最根本的原因也许是目前中国还没有一部具体的法律来对驾校教练实施有效的监管。



考官系安全带者仅一人




       在考点暗访时,猫叔在位于考点出口的桥头进行拍摄取证。在所拍摄的10余辆正在考试的车辆中,坐在副驾驶上的考官中只有一名按照规定正确系上安全带。




       其实对于副驾驶座上的乘客是否需要系安全带,我国的法律早有明文规定,监考的警官也属于乘客范畴。



 

       最新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新交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机动车行驶时,驾驶人、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使用安全带“。然而有意思的是,对于乘客乘车不系安全带会遭到怎样的处罚,这条法律却无下文。




       尽管对于考官不系安全带乘车的行为没有具体处罚措施,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种行为已经违法。猫叔在此很想问一问考官们,当你们以考官身份坐在副驾驶上乘车却不系安全带,究竟是基于怎样的借口或理由?


       在暗访过程中,大部分学员私下坦承,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考官并没有系安全带,但对这样的现象,学员们分别抱以下面两种态度:


       A、 觉得不妥,但是不敢说,因为怕考官刁难自己。


       B、 很正常。


       对于答案A,猫叔可以理解为一种对权威和权力的恐惧;对于答案B,猫叔觉得相当恐怖了——因为考官的违法行为居然被某些学员认为是“正常”,这说明这种不良行为已经对学员们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猫叔在考点一直等到夜间考试,并尝试对一辆考试车辆进行跟踪观察。在所有学员都换驾之后,该车最后由身穿警服的考官驾驶驶回考点。



 

       我们发现该考官存在夜间超速、转向不打转向灯、转向速度过快等不良驾驶行为。该考官对路况相当熟,因此一直在近光状态下高速行驶——这种行为也属于“不正确使用车辆灯光”的范畴。



 

       根据路考规则,在照明不良的道路上行驶,如果150米外的前方有来车,司机必须闪动大灯以便让来车注意。然而这名考官却没有这么做。



     
       等到该车进入考点,学员从该车下来之后,猫叔对其中一位学员进行了暗访。该学员表示,车上的一位学员没有考过,并且向猫叔指认了当时驾驶考试车辆回考点的考官,声称该考官在整个驾车过程中都没有系安全带。


       随后猫叔又暗访了几位夜考的学员,均证实与其同车的考官在驾驶过程中没有系安全带。


猫叔结语


       整个调查下来结果让人无法乐观。对于警察涉嫌违法,猫叔没有处罚权;但对于驾校教练的甄选,猫叔倒是有些不错的建议,那就是驾校教练资质必须由当地主管部门审核,并颁发教练执照——任何有罚款或扣分记录的司机禁止从事驾校教练职业。中国有不少司机驾驶习惯不佳,某种程度上或许是因为驾校没有担负起应有的培训职责。
评论(0)
上一篇 汽车保险公司大搜罗 你的车险选哪家?
下一篇 大众全面爆发新能源和SUV 2020年前推出10款新SUV

一颗红枣“售价”近千元 上海驾考乱象调查

2015-01-04 15:40:00 支持 键翻阅图片
版权所有:北京一猫汽车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400-825-2368  © 2017 www.emao.com 京ICP证150082号 京ICP备14010468号 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86号